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365佛 - 立正斬邪破魔 除惑滅障證道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册

QQ登錄

只需一步,快速開始

掃一掃,訪問微社區

搜索
查看: 1631|回復: 1

最妙勝定經

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2015-9-28 21:32:42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        《妙勝定經》,又名《最妙定勝經》、《妙勝定經》。印度佛教經典。著譯者不詳。一卷。




        本經譯於南北朝時期,主要宣傳祇有修習禪定纔是最妙、最勝的佛法。批判祇重義解,忽視實際修習的風氣。認為祇有通過禪定纔能真正了達佛法深義。即使犯了四重五逆大罪,亦可由禪定而消除。本經在歷史上曾經發生較大影響,對天台宗影響尤大。天台宗先驅慧思因讀此經而勤修禪定。智青、湛然的著作中也屢有引用。但隋法經等撰《眾經目錄》稱此經「文理複雜,真偽未分」,歸入疑經類。《開元錄》亦在「疑惑再詳錄」中著錄此經,謂「與《最妙初教經》文勢相似,一真一偽,亦將不可」。並在「偽經錄」中又列入此經。從此該經被判為偽經,為歷代大藏經所不收,故早已亡佚。現在中國北京圖書館所藏敦煌文獻中發現兩號,一為北新330號,首尾俱全,原為大谷探險隊所得,日本《續藏經》曾據以錄文收入,但錄文有誤。其後入藏北圖。一為北臨1757號,係近年新發現的殘片。此經有藏文本,並被收入北京版《甘殊爾》。敦煌藏文文獻中亦有此經之藏文本(法國國家圖書館藏伯102號)。本經對研究南北朝時期佛教史及天台宗,具有較大的價值。




 樓主| 發表於 2015-9-28 22:13:13 | 顯示全部樓層
最妙勝定經




如是我聞: 一時佛住王舍城,與大比丘二萬人俱。菩薩大士五十人等、天龍八部、諸天人等。復有四天大王,復有四部鬼神,皆悉集會。


爾時世尊入光明三昧,寂然無聲。時諸大眾各懷疑惑。爾時文殊師利法王子菩薩即從座起,繞佛三匝,說偈贊嘆:

「善哉諸法王,寂然入靜室。
   此諸大眾等,心皆懷疑惑。
   善哉日月光,嘿然無所照。
   善哉金寶聚,而不施貧乏。
   善哉人中王,今可出禪定。
   善哉大龍王,而不降甘露。
   善哉人中尊,宜速演說法。
   善哉為眾生,演說一乘義。」




爾時世尊從禪定起,告諸大眾:「我今安樂,大有珍寶。若有貧乏,恣汝所用,莫生疑惑。所謂珍寶,無上智慧,恣汝所用。」

聞爾時,阿難從座而起,白佛言:「世尊,我今多聞,疾得無上菩提。
如經中說,多聞智慧,利根之者,得道甚難,生於八難中。我今云何成無上道?」

佛告阿難:「多聞之人有二種心。云何為二?一者定心;二者亂心。
心若在定,多聞無妨。心若亂者,雖復多聞,何所益也!若人善能定慧具足,最是疾得無上佛道。」

阿難白佛言:「世尊,云何處處經中贊嘆定慧為最第一?」

佛言:「阿難,定慧具足,亦如師子,獸中第一;亦如日光,能照一切;如須彌山,眾山中上。何以故?定慧具足,其力最勝。」

佛告阿難:「若復有人造作旃檀精舍,滿於三千大千世界;復有一人造七寶精舍,亦滿三千大千世界。功德云何,得等以不?」

阿難言:「七寶者勝。」

佛復告阿難言:「復有一人造黃金精舍,滿於三千大千世界;復有一人造紫磨黃金精舍,亦滿三千大千世界。如此二人,功德云何?」

阿難言:「紫磨黃金,功德甚多。」

佛言:「阿難,若復有人造旃檀像及香木像,滿於三千大千世界,供養禮拜;復有一人造紫磨黃金及七寶像,亦滿三千大千世界,供養禮拜。於此二人,功德云何?」

阿難言:「七寶紫磨黃金像者,功德甚多。」

佛言:「阿難,若復有人起大心施,持七寶庫藏並及妻子,持用布施;復有一人持頭、目、身體,並及難得七寶庫藏布施。此等二人,功德云何?」

阿難言:「七寶、身體、妻子者多。」

佛言:「復有一人,書寫十二部經,流通世間,使人讀誦,滿於三千大千世界;復有一人,執文如讀,於文通利,亦滿三千大千世界。於此二人,功德云何?」

阿難言:「執文者多。」

佛言:「復有一人,能誦十二部經,悉皆通利,不解深義,其經卷亦滿三千大千世界;復有一人,讀誦十二部經,悉皆通利,並復解深義,亦滿三千大千世界。於此二人,功德云何?」

阿難言:「讀誦解說,其功德甚多。」

佛告阿難言:「有一人解說十二部經,不行布施、持戒、忍辱、慈悲、喜捨;復有一人,解說十二部經,廣行布施、持戒、忍辱、慈悲、喜捨,於諸眾生,等心如子。而此二人,功德云何?」

阿難言:「其慈悲、喜捨、持戒、忍辱、布施眾生,功德甚多。」

佛言:「阿難,若有一人,解說十二部經,講說五違陀論,為人宣說,流通於世。復有一人,善能解說十二部經,十五違陀論,所謂生論、定論、五陰論、十二入論、十八門論、大空論、日月論、月愛論、莊嚴論、第一義論、空金剛心論、種諸論、性空三空門論,復能持戒、布施、忍辱、慈悲、喜捨,於諸破戒,等心無二。心行平等,亦如虛空,不見眾生一切過惡。等心眾生,如視一子。於怨憎中,平如虛空。不謗方等十二部經。如此二人,功德云何?」

阿難言:「不謗方等十二部經,其人功德,無量無邊,不可思議。」

佛言:「
復有一人,如上所說,一切功德,皆悉能滿,亦滿三千大千世界,亦能讀誦十二部經,十五違陀論,持戒、忍辱、布施論,持戒、忍辱、布施、多聞,於諸人中,最為第一。演說萬法,皆悉空寂。令諸聽者,得五神通。雖有是益,不如一人一日一夜入定。何以故?多聞之人心生驕慢,猶如山海。驕慢多者,惡道受苦,經無量劫。若出地獄,生為飛鳥。當知多聞何所益也。若有禪定,能除生死惡業重罪。多聞如草,禪定如火;多聞如鐵,禪定如金;多聞如毒草,禪定如藥樹;多聞如江河,禪定如大海。我若說之,禪定功德,不可窮盡。」

佛告阿難:「我自憶往昔作多聞士,共文殊諍利,諍有無二諦。文殊言有,我言無也。由是諍論而不能定二諦有無。死墮三惡道,服熱鐵丸。經無量劫,從地獄出。值迦葉佛為我解說有無二諦。迦葉佛言:『
一切諸法,皆無定性。汝言有無,是義不然。何以故?一切萬法,皆悉空寂。此二諦者,亦有亦無。汝今解者,但解文義,不解深義。汝於此義,如盲如聾,云何解此甚深之義?』我聞是,即於林中而自思惟,入於禪定。經七日已,於四禪中三昧、三定、三智、三空、大空、第一義空。解此空已,一切萬法,悉亦是空寂。何以故?一切萬法本性空故。當知修禪最妙、最勝。若有人能一日一日乃至七日,念修禪定,於無量劫極重惡業漸漸輕微。復有五種重罪:一者,煞父、害母、煞真人羅漢、破塔壞寺、焚燒僧房;二者,犯四重、八重、五重、六重姓戒;三者,謗方等經;四者,說他人過,不生恭敬,常起驕慢。如向所說五種性罪,但修禪定,自然滅除。除禪定力,餘無滅者。七日之中,尚得如是無量功德,何況終身於閑居、山中、林樹下,端座思惟,觀除入捨。何以故?心如水流,恒不暫停;亦如獼猴,放一捉一。要由定心,令使不移。心若移者,於一切法生迷想亂。心若定者,能知世間生住滅想。一切萬法,悉皆空寂,無常變化,苦、空、無我。所有諸法,如電、如風、如水聚沫、如熱時炎、如呼聲響、如空中鳥跡。世間所有山林、江河、池源、大海,火劫起時,一切燒盡。除四禪及四空定,乃至萬法,皆悉空寂。當知禪力不可思議。心若有定,能見十方三千大千世界,日月、星辰、江河、大海、山川、林谷,如見掌中阿摩勒果。亦如禪定現神變化,飛到十方恒河世界。十方世界所有風、火、地、水、日月、星辰、山河、林木、天宮、龍宮,悉亦變化。當知禪力不可思議,於禪定中能動此三千大千十方世界。」

佛言:「
阿難,大目揵連入禪定中,種種能為。能動大地,如轉火輪。當知多聞之人,不能如是。」

佛告阿難言:「汝今亦可動此大地。」

阿難言:「我無禪定,何能如是?」

佛言:「
阿難,若修禪定,雖不即得四沙門果,猶勝多聞百千萬倍。」

爾時竹林精舍有諸比丘,其數五百,皆學多聞。今聞世尊為阿難說目連神通禪定第一,至佛所,頭面禮足,而白佛言:「
世尊,我等比丘,習學多聞,今已通達十二部經,十六大國敬我如佛。云何世尊說言『多聞永不能得無上菩提』?」五百比丘同時發聲:「我捨多聞,而習禪定。」

佛言:「諸比丘,莫作是語:『我捨多聞,如入禪定。』我見汝智,亦如蚊翅,慾障日月。汝如盲者,欲蹬須彌山。如無船舫,欲度大海。如折翼鳥,欲飛虛空。汝亦如是。」

時諸比丘,心生惶怖,如欲死人。

佛言:「比丘,汝莫惶怖,
應定其心。」

諸比丘言:「我無禪定,何由得?」

佛言:「
我有妙藥,令汝得定。」

諸比丘言:「唯願說之,我當修行。」

佛言:「良藥者,所謂
觀除入捨。」

諸比丘言:「觀除入捨,我今不解。唯願世尊為我說之,我當受持。」

佛言:「初心為觀,第二心起為除,第三心起為入,第四心起名捨。

復次云何?初禪為觀,二禪為除,三禪為入,四禪為捨。

復次云何?初禪名身念處,第二心念處,第三心法念處,第四受念處。

如是四法通一切法。所謂四正勤、四如意足、四諦、四空、四無想、四菩提。汝於初禪亦未明了,況於四禪及一切法。

諸比丘,種種方便,得入禪定。若作不淨觀時,見身四大,脾胃、骨節、血流,亦如滶[泳-永+敷]水。九孔流出不淨之物。屎尿臭穢,甚可厭患。於此定中,見種種物,若動、若住、若青、若黃、若白、若黑,種種異變,令心散亂。見此事已,攝之令還。白骨流光,阿那波那,亦亦如是。若犯四重姓戒,尼破八重,優婆夷破五種戒,沙彌破十戒,學戒尼破六重,盜佛物、法物、招提僧物、師長父母物、大眾僧物,及謗方等經,言無威德。如是之人,於禪定中見自身中氣如黑風,血如猛火,骨如山石,脈如林木,五藏如蛇蚖。見手捉大火,逆風如走。頭戴大山,去如復倒。口出師子,眼出羅剎,鼻出蟒蛇,耳出豺狼。大小便道,流水如海。若有十方一切諸佛,皆悉變黑。若見此相,從禪定起,往至林中空閑之處,讀方等經,懺悔先罪。或以七日、二七、三七、四七、五七、六七、七七日,眾罪已除,便入禪定。罪若薄者,漸見身如琉璃山。若不破四種乃至五重性戒者,禪定中見十方佛同時說法。或說四諦、四正勤、四如意足、苦法、忍法、頂法、世第一法。或說七覺、四禪、八背捨、四空、三三昧、八勝處。禪定中見闇見明。從禪定起,心生悅樂。」

時諸比丘既還林中,修行禪定。逕七日中,皆得羅漢。來詣佛所,白佛言:「世尊,我蒙佛教,令脫生死,得無上果。」

佛言:「若得,今宜可現。」

時五百比丘現大神變,坐臥空中,或行,或住,作十八變。於時多聞比丘皆習禪定,亦如目連神通無二。

爾時阿難白佛言:「世尊,如是妙法,如來滅後幾時在此惡土流行?幾所眾生修行此法,得四沙門果?」

佛言:「阿難,吾卻後二月,於拘尸城滅度之後,八十年中,流行此法。多有眾生塚間、樹下,思惟此法,觀除入捨。十億眾生,九億得四沙門果。三百年時,百億眾生,前十億得四沙門果。三百年後,五百年前,我諸弟子,漸著惡法,心懷嫉妒,邪念自活。五百億人,十億得四沙門果。五百年後,八百年前,我諸弟子,著俗衣服,畜養牛、羊、貓、狸、驢、馬,積聚穀米,自作自啖,養育奴婢。當爾之時,千萬億人,萬人得四沙門果。八百年後,千年之前,我諸弟子,習學惡法,與國王、王子、大臣、長者而為親友。通致使命,耕田種植,聚積穀米、金銀、七寶,飲酒食肉,長養四大,著新色衣,亦如淫女,魃魅魍魎。億億萬人,百人得四沙門果。千年之後,三百年中,浩浩亂哉。我諸弟子,著俗衣服,雖披袈裟,如木頭幡,無有威德。白衣見之,不生恭敬,亦如屠兒。當爾之時,國國相戰,共相煞害。不避君臣、父子、兄弟,無慈悲心。人民繚亂,飢餓困苦。無婦、無夫、無男、無女。聾盲喑啞,身不具足。逃奴走婢,亡破失國,多不存活,入吾法中。白衣見之,如視獵師。亦如天下,亦如惡馬狂象,不可禁制,自在而去。雖有師徒,如惡狂賊。貪淫無度,不避尊卑,亦如蟲獸,等無有異。造作惡業,不畏三塗。所行之處,乃與酤酒、屠兒、獵師、淫女而作伴侶。口出惡言,心生惡念。或國官力,迫脅良善。如取財物,供給生緣。或獵射、羅網取魚,自煞、自煮、自取、自啖。月、半月盡,不共說戒、布薩、自恣。若說戒時,鬥諍瞋恚。上中下座,師徒弟子,共相論說是非好惡。亦如蚖蛇聚入一穴,各相朋黨,共相辱罵。無尊無卑,猶如群賊。劫奪良善,心貪利養,無有饜足。當爾之時,十二部經,沉沒於地,不復讀誦。我諸弟子習學兵法、畫法、泥法、木法、騎法、師法、棋法、歌法、笑法、稍法、射法、走馬之法。習學如是邪法,死入惡道,無殃數劫,生為畜生,飢餓困苦,負重而行。有頭陀者,多不如法。常遊聚落,不在山林、塚間、樹下。心恒作念,闚求利養。多貪財物,無饜無足。乃至法師解釋佛語,萬不著一。多將徒眾遊行聚落,詣白衣舍,勸化白衣,多取利養。飲酒食肉,如栴陀羅。爾時多有白衣,若男若女,持戒淨行,不食酒肉,呵責比丘:『汝大德出家之人,心無慈悲,多作爾許不如法事。我觀智者亦如屠者。』比丘聞已,競共打罵,自相謂之:『如來在時,不聽我等飲酒食肉。』白衣去後,共相謂言:『今我解者,如佛口說。』或說邪言綺語、無義之語、亂言綺語,以作義語。亦如盲人指天上日,若大、若小、若寬、若狹。亦如聾人自言:『我聞天上說法之音。』有諸群盲集,共住聚聽,各各唱言:『我見日月,若大、若小。』此諸比丘,亦復如是。

世有文殊、大迦葉等,現如其中,競共打罵,驅逐令出,不令得住。亦如師子居香山中,一切蟲獸,皆不來近。師子去後,百獸毒蟲共相鳴呼,入香山中。取其甘果,飲其流泉,皆令枯涸。香山神仙,不復擁護。便生毒草,食者命終。

吾滅度後,一切比丘取我十二部經,競共讀誦。以上著中,以中著下,以下著上,中著前後。非義言語,義言非語。亦如外道,各言我是。當爾之時,十二部經雖行於世,無有德。設有讀誦,無有一人得四沙門果。我諸弟子,如失國王,若鳥無翼。塔寺空荒,無人料理。設有形像、幡花、寶蓋,如破軍資,鳩雀、豬羊競共入中。如是比丘,自住屋舍,塗淨妙好,修行經說。」

佛告阿難:「吾為汝等,略說此事。」

阿難聞佛說此語時,流淚悲塞。爾時阿難悲涕不止。佛告阿難:「莫大悲泣。當持此經流通於世。」

阿難捫淚而言:「我今受持。」

時諸天、人、帝釋白言:「尊者,我亦受持。若人在山林、樹下、空處、塚間讀誦,我將天人並及神鬼往詣其所,不令妄失一句一偈。

說此經時,五千比丘得四沙門果,千五百比丘尼得初果,五百優婆塞得清淨信。天龍鬼神作禮而去。

最妙勝定經一卷
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册

本版積分規則

QQ|Archiver|365佛 ( 苏ICP备10038247号-1  

GMT+8, 2019-8-22 20:18 , Processed in 0.092508 second(s), 9 queries , Fil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